拍賣行業:國際化進程中的易與難

日期:2018-04-07 點擊數:168

劉益謙、王中軍、王健林……平時在經濟版面上時常出現的各位房地產、影視業大佬的名字,在2014年卻時常出現在藝術拍賣的新聞里,去紐約買畢加索、梵高,在香港買唐卡、買雞缸杯,世人眼中的“土豪”“任性哥”們,在藝術品投資領域的視角已經非常國際化了。與富豪們走出去一擲千金的節奏相同,2013年至2014年,蘇富比、佳士得進入中國內地,中國嘉德、北京保利等拍賣行也把觸角伸至香港,拍賣業全球聯動的“高大上”局面已然突顯。

  且不論劉益謙3.48億港幣的唐卡值不值,又或者去年秋拍北京瀚海近20億元的總成交額,“今秋最艱難”的論調從平時豪氣干云的匡時老總董國強的口中說出,任誰聽了都會有點涼意:自從2012年中國藝術品市場遭遇寒冬,如今經歷兩年調整的市場,仍處于“不溫不火、平穩過渡”的階段,與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概念基本吻合,由此“提質、增效”成為關鍵。一邊是全球化浪潮洶涌而至,一邊是業內低迷調整暗流涌動,在99藝術網主辦的第五屆中國藝術品市場高峰論壇上,與會者都在關注:在全球經濟環境下,2014年是中國經濟的一個拐點,新的需求結構正在形成,新一輪消費升級正在到來,當前中國藝術品市場也變得日漸豐富和多元。其中,投資收藏者對藝術品購買和擁有目的的觀念轉變,是今天中國藝術品市場健康發展的關鍵。當前的藝術品市場究竟該何去何從,未來有哪些基本趨勢與特點,新興藝術品交易平臺和交易方式的崛起,是否將會改變中國藝術品市場的業態和規模?

  全球拍賣業界互動趨勢明顯

  “2014年1至9月,中國拍賣市場總成交額為153億元”,中拍協副秘書長歐陽樹英的數據,讓業界專家普遍認為今年全年的成交額會在300億元左右,低于2011年的553億元的成績,但市場競爭國際化、收藏品位多元化、藏家層次年輕化的趨勢已是不爭的事實。“2012年中國嘉德、北京保利進駐香港;2013年蘇富比、佳士得進入內地,今年中國藝術市場的現實與未來國際論壇在紐約舉辦,讓當今藝術品市場呈現金融化和國際化的特點。”中拍協常務副主任劉幼錚介紹,2014年9月,天津鼎天在倫敦成立英國鼎天,進行首拍,成交額1000多萬元人民幣,中小企業涉足國際,全球拍賣業界互動趨勢明顯。

  “華辰、保利、銀座、鼎天等拍賣行紛紛參與國際合作、當代水墨受到國際關注、網絡拍賣提供便捷渠道、收藏家在海外表現強勁……”劉幼錚指出,藝術服務的國際配套、拍賣活動學術化與國際接軌、國際化平臺迅速搭建,都是中國藝術品拍賣業“國際化”“沾洋氣”的顯著特征。

  在佳士得中國區總裁蔡金青看來,這樣的發展理所應當——畢竟,10年前,國際市場還被蘇富比、佳士得壟斷,“oldmaster(老物件)”和家具還是熱門,更重要的是,“那是一個沒有iPhone的時代”;而如今,七大門類收藏家活躍,50%的客戶在線完成交易,藝博會、博物館特別是私人美術館迅速發展,更關鍵的是“iPhone時代”已經到來。“中國是我們最重要的新興市場,佳士得在印度、迪拜和上海設立新的拍賣中心,發展網絡和私人洽購業務,也是順應國際化的發展。”她說。

  蘇富比(北京)總裁溫桂華也從去年秋拍感受到了這一趨勢:“我們的秋拍,規模不大,但有10個國家的人參與競投。”北京翰海高級顧問穆文斌提醒業界注意境外熱錢的引入:一是投資俄羅斯石油的資金撤出后的流向,二是外資從中國股市撤出后,有可能會投入藝術品市場。“翰海秋拍前,有人找我商量:他準備了兩億,要專買流標的東西——這些現象都值得我們注意。”

  我們“很緊張”

  盡管可能有熱錢,可能有邁向國際更大的步伐,但董國強仍在嚷嚷“太艱難了”:“征集和拍賣都很難,參與藝術市場的資金下降,藝術品市場參與的人沒少,但缺乏信心,成交率和成交額都有所下降。加之股票市場相對不錯,藝術這塊就不好,這是一貫的現象。”他說,有些地方名頭作品的價格像是坐電梯,直上直下——“前兩年賣70至80萬,這次我們估30萬,以穩為主,結果流拍!真讓我們始料不及。”他坦言“很緊張”,“內地大部分公司只拍書畫,這塊不行就全完,不像蘇富比、佳士得項目多,比我們更有生存能力。”

  對此,溫桂華倒是感覺內地拍賣行的心理承受力普遍偏弱:“其實SARS時是第一次調整,相比那時,這次還好;而且我看現在各家板塊還比較豐富,多元化發展是抗壓的良策。”劉幼錚亦認為,企業堅持規范、學術和國際的視野,才能渡過調整期。“就蘇富比而言,除了拍賣板塊的整合,在經營方式上,我們也在尋求突破:比如2012年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的開放,私人洽購突破春秋兩季大拍的限制,在鉆石和洋酒兩個領域開展零售業務;明年我們計劃正式開展與eBay的合作。”

  其實,有些事情也不是一兩家拍賣行能夠完成的壯舉。劉幼錚介紹,中拍協近期籌劃建立全球拍賣聯盟,針對瑕疵擔保問題形成8個國家的案例研究成果,希望找到理想的解決方法。在穆文斌看來,當下的拍賣市場還不夠國際化,不夠跨區域,希望更多參與、加強國際互動。

  在北京榮寶總經理劉尚勇看來,其實我們不缺錢、不缺精品,也不缺信心,在國際化的道路中,最缺乏的是文化引領力。“市場一有高價就會被圍攻,社會不支持我們站在億元行情上,所以在拍賣行業各參與方自己培育文化力的時候,也希望國家的政策跟進,文化的頂層設計形成良好的氛圍。”劉幼錚也呼吁國家在入境稅收、文物標的的審核管理以及野生動物拍品的政策上有所完善。

  而針對當下土豪海外競購天價藝術品的爭論,董國強倒很不以為然:“外國美術館、博物館收藏的是全世界的藝術,而中國的美術館、博物館只收藏中國的藝術——這種狀況必須改變,所以中國收藏家競買外國優秀藝術作品,應當得到我們的鼓勵。”

  聽聽大藏家怎么說

  從我個人的消費來說,這幾年更多的是迷戀一種藝術品的消費,我認為這個消費可以帶給我很多快感。所以,不要老是問我價格,我認為如果一個人在消費過程中間對于一個對象喜歡,可以不在乎它的價格。

  我感覺,不要把藝術品看得很神秘,人家舉你也舉就對了,一張畫如果有十個人舉,我認為肯定是好畫;把口袋里的錢準備好,去保利夜場,去嘉德夜場,去蘇富比、佳士得都可以,肯定有你買到好東西的地
 

——劉益謙

  我買梵高,是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的,就是10月份,我在蘇富比轉了一圈,很驚訝,看到了梵高的作品,我順便問了一句這張畫怎么拿來的。當時工作人員給我講得非常細,但我沒想買,后來是人家的服務感動了我,我就想可以試一下,就這么簡單。

  我進拍賣行都是看預展,這是我的一個愛好,但是我沒有進拍賣現場,因為我怕自己激動——我是白羊座。所以我基本上都是電話委托,但還是很沖動。我一直克制自己別買東西了,我家倉庫里堆不下,油畫一摞一摞的,但還是沒有憋住,還是買了。買來買去還是那幾個藝術家,人的愛好是有天性的,我就是喜歡這種感覺。
 

——王中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