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善本 價抵黃金

日期:2018-04-05 點擊數:225

    摘要:古籍善本,清末張之洞解釋為:一曰足本,無闕卷,未刪削。二曰精本,精校、精注。三曰舊本,舊刻、舊抄。換句話說,即是文獻性、技術性與藝術性。“紙貴千年”,紙質書本長久無損地保存下來,并非易事。加之朝代更迭引發的戰亂,能否“完璧”更是難測。中國書籍比較早的刻…

推薦關鍵字 收藏 紅樓夢 古籍

 古籍善本,清末張之洞解釋為:一曰足本,無闕卷,未刪削。二曰精本,精校、精注。三曰舊本,舊刻、舊抄。換句話說,即是文獻性、技術性與藝術性。“紙貴千年”,紙質書本長久無損地保存下來,并非易事。加之朝代更迭引發的戰亂,能否“完璧”更是難測。中國書籍比較早的刻本,現在能夠見到的大概是北宋時期,故而收藏界歷來有 “一頁宋版一兩金”的說法。

  1康生舊藏 程甲本《紅樓夢》百二十回

  來源:中國嘉德2017年春拍

  Lot號:2147

  版本: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萃文書屋活字本

  尺寸: 16.5×11.5 cm. 6 1/2×4 1/2 in.

  估價: RMB 200,000-500,000

  成交價:RMB 24,035,000

 

《紅樓夢》組圖

  是書全名《新鐫全部繡像紅樓夢》,全書共一百二十回,擺印于乾隆五十六年(1791)。是由程偉元會同友人高鶚將歷年竭力搜羅的《紅樓夢》抄本細加厘剔,截長補短,抄成全部,以木活字的形式刊行,以“萃文書屋”的名義出版。后來的研究者將此版《紅樓夢》稱為“程甲本”紅樓夢。卷首有程偉元、高鶚序言。后接插圖24幅,前畫后贊,目錄13葉,120回末署名 粹文書屋藏版。

 

《紅樓夢》局部

  由于印刷較少,程甲本《紅樓夢》存世極為稀少,一般人難于窺其真容。此書曾經康生舊藏,卷首序言下有一方陰刻“康生存書”的章草印章,在高鶚序末尾下有一方陰刻“康生”印章,在第一回下方有一方陽刻“康生”印章。程甲本的出現,是中國小說史、中國文學史乃至中國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它為萬千讀者提供了第一部完整的百二十回排印本《紅樓夢》。在二百余年的《紅樓夢》傳播史中,它成為了紅樓文化的淵藪,框范了紅樓故事的藍本,奠定了《紅樓夢》的古典名著地位。

 

《紅樓夢》局部

  2(唐)李白 撰 (宋)楊齊賢 集注 (元)蕭士赟 補注  分類補注李太白詩 二十五卷

  來源:中國嘉德2017年秋拍

  Lot號:2425

  版本: 元建安余氏勤有堂刻本

  尺寸: 20 cm×13cm

  估 價:RMB 1,000,000-1,800,000

  成交價:RMB 2,587,500

 

《分類補注李太白詩》一組

  此書是元蕭士赟刪補宋楊齊賢注而成,又稱楊蕭本。此本是我們研究與整理李白詩歌所依據的最為重要的文獻之一。原書首所列至元辛卯蕭士贇《序例》、李陽冰《唐翰林李太白詩序》、樂史《后序》、劉全白《唐翰林李君碣記》、宋敏求《后序》、曾鞏《序》、毛漸《題跋》、薛仲邕《唐翰林李太白年譜》等篇均已亡佚。開篇起自“分類補注李太白詩目錄”,目錄末鐫“建安余氏勤有堂刊”篆文長方牌記。目錄及正文巻端下原題“舂陵楊齊賢子見集注、章貢蕭士赟粹可補注”。

 

《分類補注李太白詩》局部

  鈐印:上黨、馮氏藏本、飲時獨對月明中,醉來還抱清風寢、壽椿堂王氏家藏、二箴堂藏書、龔石王良恭觀、松山、潛夫,孫潛之印、靖廷、龍暝張氏坦初主人藏書于云壑居等印,可知此本先后經馮班、孫潛、王靖廷等明清藏書家遞藏。

  著錄:《中國古籍善本總目》集部第1184頁

 

《分類補注李太白詩》局部

  3毛晉舊藏并鈐印《增廣大全司牧馬經》六卷一厚冊全(附錄:《中國鑒藏家印鑒大全》書影)

  來源:廣東崇正2016年春拍

  Lot號:*0996

  版本:元代至明初刻本

  尺寸:27 cm×16cm

  估價:RMB 200,000-600,000

成交價:RMB 471,500

 

《增廣大全司牧馬經》一組

  目錄首頁鈐:宋本、稀世之珍、汲古閣、毛氏子晉;卷一首頁鈐:宋本、稀世之珍、汲古主人、毛晉之印;卷三末頁鈐:毛、晉,汲古主人;卷四首頁鈐:宋本、稀世之珍、毛、晉,汲古主人。卷六末頁鈐:汲古閣、毛氏子晉。印章比對鐘銀蘭主編《中國鑒藏家印鑒大全》(江西美術出版社2008年出版)第64、65頁毛晉藏印,確然吻合。

 

《增廣大全司牧馬經》局部

  此書極罕見,《中國古籍善本書目》《中國古籍善本總目》《稿本中國古籍善本書目》皆無著錄,且各私家書目均無著錄。從藏印上看,毛晉視與宋本同珍,且鈐“稀世之珍”于其上三次。全書六卷全,完整無缺,極難得。

 

《增廣大全司牧馬經》局部

  國家《文物法》對古籍善本曾明文規定,凡乾隆六十年(1795年)以前出品的文物和圖書,均受國家法律保護,不得私自出口。于是收藏家們往往將這一時限之前的清代初期或更早期的精刻本和精抄本視為珍寶。

  古籍善本,因為它顯而易見的歷史文物價值和學術資料價值,決定了其具有極高的收藏和投資價